引言

朋友圈的重要性论证:有目共睹

朋友圈的必要性论证:不言而喻

朋友圈的唯二交互方式:“Like” & “Comment”

朋友圈点赞的重要性论证:综上所述

在下文,小李将依据个人的观点,结合问卷调研得到的数据,进行定性的分析,试图论证一些观点和说明一些现象。( 注:此处提到的定性指不使用SPSS等分析软件进行因子分析、卡方检验等数据分析方法,但所有分析结果依然基于问卷调研数据


数据反馈和统计图表请戳下文链接下载

1.你的朋友圈点赞习惯与动机调研-表单反馈Excel导出

2.你的朋友圈点赞习惯与动机调研-反馈统计图表PDF导出


问卷调研基本情况

本次问卷调研的调研对象是 “包括研究生、博士生在内的在读大学生”,调研的主题是 “朋友圈点赞的动机”“朋友圈点赞的习惯” ,其中前者为主,后者为辅。

问卷共收集到 113份 样本数据,剔除非大学生、未完整填写等无效数据后,有效样本量为 109份

问卷共分为三大部分:基础信息,选择题,陈述题。其中男女比约为2:3,样本数据主要来源于大学一年级(40.4%,下文数据百分比均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大学二、三年级(56.0%)。其中微信新用户(使用时间1年以下)仅占6.4%,微信低频使用用户(一天1小时以下)仅占5.5%,朋友圈低频浏览用户(一天3次以下)仅占5.5%,为朋友圈点赞的极端用户(“几乎不”与“极多”)合计共占8.3%,故认为问卷调研基本有效


问卷分析

壹 · 一些关于微信使用和朋友圈使用的分析

样本中有48.6%的高频(3小时+/天)微信用户,45.8%的中频(1-3小时/天)微信用户;64.2%的朋友圈高频浏览(8次+/天)用户,30.2%的中频浏览(3-8次/天)用户;47.7%的朋友圈低频发布(1天1次以下)用户和44.0%的朋友圈不定频(没有规律,看心情)发布用户。

那么,微信的使用频率、朋友圈的浏览频率和朋友圈的发布频率三者间是否存在关系呢?

1.微信使用频率与朋友圈浏览频率的关系

事实1:共计6个极少浏览朋友圈的样本中,3个为中频微信用户,3个为低频微信用户,无高频微信用户。

事实2:53个高频微信用户样本中,有41个高频浏览朋友圈用户,占77.3%,其余为中频浏览朋友圈用户;50个中频微信用户样本中,有28个高频浏览朋友圈用户,占56.0%;6个低频微信用户样本中,仅有1个高频浏览朋友圈用户。

结论:显然,微信使用频率与朋友圈浏览频率成较强正相关关系

2.朋友圈浏览频率和朋友圈发布频率的关系

事实1:6个高频朋友圈发布用户和3个中频朋友圈发布用户全都属于高频朋友圈浏览用户。

事实2:44.0%的用户认为自己发布朋友圈没有规律。

结论:朋友圈高频发布用户往往属于朋友圈高频浏览用户,但浏览与发布具体的关系由于样本量不够无法得出准确结论,比较合理的推论为比较难发现固定的规律,受主观因素影响大



贰 · 朋友圈点赞的含义

首要含义:认可内容

109个样本中,有60个样本将“认可内容”作为了点赞的首要含义,占55.0%;将“表达关注”和“赞叹内容”作为首要含义的,均占17.4%;仍有9.2%的样本将“已阅”作为首要含义。

主要含义:认可内容、表达关注、赞叹

“认可内容”出现次数为105,“表达关注”出现次数为101,“赞叹内容”出现次数为93,“已阅”出现次数为49,“没有含义”出现次数为6。



叁 · 朋友圈点赞的倾向性

在问卷中,我给出了如下基本朋友圈的类型:1)风景/人像照片类;2)文字分享感受(吐槽)类;3)文字分享趣事类;4)图片分享趣事类;5)转发推文;6)求赞、集赞类;7)图片/表情包分享感受(吐槽)类,并标注了“忽视内容质量”,目的是仅在种类上做出区分。

根据问卷数据(详见反馈统计图表),我们将“非常倾向”的权重设为2,“比较倾向”的权重设为1,“一般倾向”设为0,即不影响结果,“不太倾向”的权重设为-1,“极不倾向”的权重设为-2,进行统计计算,可以得到下表结果。

类别 得分 排名
风景/人像照片类 81 1
文字分享感受类 -24 6
文字分享趣事类 62 3
图片分享趣事类 80 2
转发推文类 -112 7
求赞、集赞类 50 4
图片分享感受类 34 5

所以,可以认为大部分大学生倾向于为风景/人像照片类与图片、文字分享趣事类的朋友圈内容点赞。具体来说,我们更倾向于为朋友圈中的精心配置的九图朋友圈、小哥哥小姐姐的精品约拍照、神吐槽、搞笑的事情分享等内容点赞。

实际上,“越走心的朋友圈越多人赞”和“好笑的朋友圈更多人赞”这两个事实说的是:仪式感、重视度、有趣程度等是影响朋友圈点赞的重要因素。

论据1:问题“您在点赞时会出现的情感状态”的数据表明,在点赞时,29.0%的样本认为会感到认同感、产生共鸣,24.0%的样本认为没有特殊感觉,21.4%的样本认为感到有趣、好笑,14.7%的样本认为感到愉快,只有极少的样本认为情绪复杂或是生气、伤心。这同样印证了前文“点赞的首要含义是认可内容”的推断,也符合“好笑、有趣的朋友圈更多人点赞”这一陈述。

论据2:陈述“我比较用心配图/配文的朋友圈,往往会有更多人为我点赞”中,只有7.6%的样本不认可这一陈述,意味着“仪式感”,亦或者说是浏览者感受到发布者的重视程度,毫无疑问是影响点赞的重要因素。



肆 · 朋友圈点赞的动机

在问题“您为一条朋友圈点赞的原因有?”中,我列出了我在三分钟内能想到18条具有一定区分度的心理原因,首先要承认由于缺乏足够缜密和长时间的思考,18条原因中有部分缺乏独立性和完整性,但依然能够为分析提供依据。

18条原因一共被选择了858条次,平均47.7次/条,平均占比5.6%,我将由高到低列出高于平均水平的:

  1. 又是集赞?帮个忙好了 – 帮忙

  2. 这条吐槽真是深得我心 – 认同

  3. 内容好有趣,我喜欢看 – 认同×趣味

  4. 哇看起来很厉害,点个赞 – 赞叹

  5. Ta说的太有道理了 – 认同

  6. Ta简直太好笑了 – 趣味

  7. Ta好好看啊 – 赞叹

由上,除去1的帮忙心态,基本可以得出点赞主要的心理原因:认同、赞叹与趣味。


同样,一个论点通过反面的论据同样也能论证,在“您浏览了却不为一条朋友圈点赞的原因有?”这一多选中,我给出了13条原因,一共被选择了533次,平均41次/条,平均占比7.7%,同样我将由高到低列出高于平均水平的:

  1. 这也太无聊了 – 鄙夷、不认同、不感到有趣

  2. 这讲的毫无道理,甚至想反驳几句 – 不认同

  3. 没什么交集的人,不点赞 – 不在社交范围内

  4. 配文无法引起共鸣 – 不认同

  5.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不击中我灵魂的我都不赞 – 自傲、不感到有趣

  6. 看不懂,这是在干嘛 – 不理解

由上,可以得出样本不点赞的原因主要有:不认同、不感到有趣、不在社交范围内、不理解

不认同、不感到有趣都佐证了前述的点赞原因,不理解也是很容易接受的原因,除非精确地为受众分好了组,或者是对每件事都把来龙去脉讲清楚,否则看不懂是必然的事情——朋友劝中的“看懂”与“看不懂”同样也是一个蛮有意思的论题。不在社交范围内这一原因很好地体现了朋友圈作为社交工具、或者说是它所具备的强社交属性。



伍 · 其他推论

1.点赞存在的主观性

“点赞情况和浏览朋友圈时的心情关系”这一问题的数据标明,除去26.4%的人对这一陈述没有感受之外,54.7%的样本认同这一陈述,意味着是否点赞与用户当下的心情有一定的联系。


2.点赞存在的跟从与独立性

陈述“当看到一条朋友圈已经有很多人点赞时,我也会点个赞”的数据中,不认同与认同的样本数量接近持平,这是出乎我的意料的。

在非专业领域的社交过程中,我们常常需要通过“我是与大多数人意见相符的”这一想法来获得集体感和认同感,因此我推断当用户作为“后读者”(即时间上较晚阅读该朋友圈)看见某一条朋友圈的点赞者十分多时,无疑会附和式地进行点赞。当然,此处我们要忽略特立独行的个人和某些利益相关者可能存在的奇怪的情绪。当一条朋友圈内容为“祝自己生日快乐”时,阅读者应当即不存在认同感,也不会感到特别有趣、愉快,但这常常是点赞比例极高的一类朋友圈。是否暗含着这样的道理呢?

同时,陈述“大家一起发相关内容的朋友圈时,都要相互点赞”获得了极高的认同值,除去社交规则方面的体现外,也从侧面说明了点赞具有跟从性和现实性。


3.点赞中的社交

问卷中的最后三个陈述:“我会更倾向于为生活中交集比较多的朋友点赞”、“好像每次为我点赞的都是差不多的一批人”、“大家一起发相关内容的朋友圈时,都要互相点赞”都获得了极高的认同值,选择“比较认同”和“非常认同”的样本数量远大于选择“不认同”的。

第一个陈述证明了朋友圈点赞受现实社交关系影响,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此处没有仔细研究的问题还有很多:“是否点赞和社交情况到底呈怎样的关系?”“社交情况和朋友圈内容对点赞情况的影响是怎样的?”“点赞情况是否受期望的社交情况影响?”

具体来说就是:我们会倾向于无视内容或轻视内容的意义,而着重于发布朋友圈的对象与我们的社交关系吗?究竟是社交情况对我们的点赞情况影响大,还是真的我们都只看朋友圈的具体内容呢?频频为一个社交关系不亲密的对象点赞,是否暗示着我们期待与Ta发展进一步的社交关系呢?

(有朋友有兴趣或许可以操作研究一波?

第二个陈述的高认同佐证了社交关系强烈影响点赞情况,也就是我们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不客观——我们并不具体看内容,而更看重是谁发的。当然,此处并没有控制好变量进行比较研究,因而无法做出可靠的结论,留待有缘人吧?

第三个陈述似乎有一点“社交绑架”的味道,仿佛进入社团组织、小组活动,大家都发朋友圈的时候,我们必须也发、一起点赞。这个问题深入讨论进去,无疑又会陷入没有意义的争论。小李从小参加学生组织,感受也颇深,只是在此就不展开了😂

而我特别设置的陈述“当我减少为别人点赞时,别人也会倾向于减少为我点赞”,50.0%的样本选择了“没有感受”,剩余样本中“认同”的样本略多于“不认同”的样本。小李本来希望论证的观点是:朋友圈社交具有一个敏感的交互模式,在其中“点赞量高”象征可能是你的论断精彩、深获他人认同,也可能只是因为你的活跃和为他人的积极点赞。可惜样本量不够,相关陈述和选择做得不够充分,难以深入论证。



结语

由于没有时间和精力深入进行数据分析和再挖掘再分析,只能浅显地分析至此了。朋友圈,作为一个网络社交工具(这个描述可能不精确),不像Facebook、微博一样公开,但又没有那么私密。在个平台应该潜藏着很多可以深入挖掘的问题,而因为和我们的生活关系密切,研究它们又是充满趣味的。

小李一时兴起做了个小调研,好些朋友都问我要结果,那既然大家帮忙填了问卷,我也应该要表现出足够的诚意,于是花了两天时间写了这些浅析,或许可以引发一点点思考?

再次感谢大家填写和转发问卷:)

2018/4/1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